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書海文學網 > 神醫毒妃

第1320章 原來誰都不是置身事外

神醫毒妃 | 作者:楊十六 | 更新時間:2019-11-07 15:38:3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林氏還是跟著一起去了天賜鎮,路過紅府時接上了紅忘,到了天賜鎮外將白燕語和紅忘放下,她再坐著宮車到天賜鎮。

  卻沒有進胭脂作坊,也沒去公主府,而是去了談氏的小院子,帶了白花顏喜歡吃的點心。

  上都城里的小白府已經賣掉了,談氏如今帶著白花顏就住在天賜鎮上,買了個小院子,里面三間房,后面還有一個小菜園,簡單樸素。

  賣掉小白府買這個小院子,大部份銀兩都剩下了,談氏將那些銀兩給了紅氏,說不管是什么生意,小小的參上一股,賺的錢都留給白花顏,算是以后給她一個依靠。

  林氏到時,白花顏正跟著談氏在后院拔菜。

快入冬了,這是最后一茬能收的菜,談氏一邊拔一邊跟白花顏說:“回頭把這些菜晾成菜干,能存放很久,冬天的時候吃著方便。”

  白花顏也不說話,就呵呵傻笑。

談氏拍拍她的頭也沒再說什么,只將拔好的菜歸攏到一起,然后拉著白花顏起身,給她拍了拍裙擺上沾到的土,一回頭就看到了林氏。

  “喲,你來了。”

談氏一愣,隨即趕緊過來招呼,“快到前屋坐,我們光顧著拔菜,都沒留意時辰,這晌午都過了,花顏肯定餓壞了。

我去做飯,正好在這一起吃。”

  林氏沒拒絕,只點點頭,然后伸手去拉白花顏。

  白花顏的狀態比之前好了許多,林氏拉她她也由著,就是不知道叫人。

  談氏把剛拔的菜拿去廚房了,院兒里沒有下人,林氏就自己動手給白花顏洗手擦臉,用澆開的水泡了花茶,再把帶來的點心拿給她吃。

  白花顏見著點心就大口吃,談不上什么形象,林氏就在邊上坐著時不時給她擦擦嘴,只是越擦越是能在白花顏的臉上看到白驚鴻的影子。

  早上白燕語給她講了一些事情,包括林寒生,也包括白驚鴻。

  她并沒有因為林寒生的死生出多少悲傷,甚至白燕語掉了兩滴眼淚,她依然無動于衷。

  關于父親,其實還是有些美好回憶的,比如說她在嫁人之前那十幾年,也是跟著父親東奔西走四處唱戲,父親也會在天冷的時候把最暖的衣裳給她穿,也會在沒有銀子的時候,依然省下自己的飯錢給她買兩只肉包。

  只是不知道從哪一年起,許多情份就變了味道,林寒生開始教她媚術,開始教她如何俘獲男人的心。

直到她進了文國公府,生了白燕語,她的父親就又開始把這一套教給她的女兒。

  她不知道她們母女對于林寒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就像她從來都不知道林寒生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對于那個父親她曾做過無數次設想,卻從來也沒有想到,白家葉家郭家,甚至歌布與羅夜,這錯綜復雜的關系里,竟都有她父親的影子。

  林氏覺得,這一生真是荒唐,林寒生荒唐,她也荒唐。

因為她當初就是靠著林寒生教給她的媚術,成功讓白興言把她抬進文國公府,還甚至還讓她的女兒靠著媚術去俘獲白浩宸,以圖做文國公府下一任當家主母。

  從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過的呢?

她都有點不太能想得起來了,到是能想起白興言死去的那天晚上,白鶴染哭了,白蓁蓁哭了,白燕語也哭了。

可是沒有一個人的哭是因為父親死了,她們只是在哭各自的人生,在哭自己在意的那些個人。

  不管哭誰,好歹都是有哭聲的,可是她的父親死了,她卻一眼淚都掉不下來。

  白花顏把半盤子點心都吃掉了,林氏趕緊把盤子挪開,輕聲細語地告訴她:“不能再吃了,你二嬸做了飯,再吃點心等下就吃不下飯了。”

  今天的白花顏很聽話,說不讓她吃她就真不吃,只坐在那里看著林氏,好像在琢磨什么,林氏問她她也不說,就是看著林氏笑,越笑越像白驚鴻。

  談氏飯菜做得簡單,三菜一湯,只有一個肉菜。

  林氏自己端飯盛飯,自己搬了凳子到桌前,自己拿抹布把凳子上的灰擦了擦。

  擦著擦著就停住了,眼淚嗒叭一下掉了下來,掉在剛擦干凈的凳子上。

  談氏嚇了一跳,趕緊問她:“你這是怎么了?”

  林氏沒答,只是把抹布又擦了回去,剛掉下來的淚就看不見了。

  “沒什么,就是想起來從前跟著我爹在桃花班的日子,吃飯也要自己盛,凳子也要自己搬,有灰就自己擦,吃完了還要自己洗碗。

一人就一勺子菜,吃多了就要被班主打。

那時我爹還不是班主,老班主很兇,說我是吃閑飯,就要干最重的活兒。

可是我爹從來不讓我干活,說活干多了手會粗,手要是粗了將來就不會有男人喜歡我。”

  她苦笑,“你看,不管什么時候,他首先想到的都是這一套,都是我會不會得到男人的喜歡。

后來我嫁到文國公府就想過,你說他把我培養成那個樣子,教了我一身媚術和調香的本事,究竟圖的是什么呢?

我嫁進文國公府也沒給他什么好處,咱們家那位老爺從來沒給過林家銀子,也沒給過我銀子。

所以就算他隔幾年進一次京,我去探親,手里能拿出來的現銀也從來沒有超過二十兩。

你說他到底圖什么?”

  談氏沒想到她竟說起桃花班的事,雖然知道林氏的娘家是干什么的,但也僅限于知道。

關于林寒生這個人,關于那個桃花班,她還真是從來沒有仔細打聽過。

畢竟從前的文國公府里,比起葉家和紅家,林家的存在感實在是太低了。

  “或許只是希望你嫁得好吧!高門貴戶,雖是妾室,但至少衣食無憂,比起在戲班子里,文國公府的日子算是不錯的。”

她也只能這樣陪林氏嘮下去,一邊說一邊給白花顏夾菜。

  林氏卻聽笑了,“是啊,可能只是為了我好吧,天底下哪有父親不希望子女過得好的呢!”

  卻偏偏就有這樣的父親,比如白興言。

  她以前的確是抱有這種美好幻想的,覺得父親教她本事,讓她鉤上白興言、進了文國公府去做妾是為了她好。

可直到今早燕語把手串給她,她才明白,原來一步一步都是棋局,她不過就是棋局中的一枚棋子,在這一場看似與她無關的亂局中,竟是起了關鍵的作用。

  是的,就是看似與她無關。

她從不覺得葉郭白三家的戰役跟她有什么關系,從不認為文國公府從昔日輝煌走向衰敗,還有她出的一份力。

更想不到蘭銅兩城大亂,白鶴染做上歌布女君,竟隱隱約約也是她推波助瀾。

  原本置身事外的她,一下子就被拉到了亂局的中心。

  “去年賀湯州的宮宴,我爹說想進宮去唱戲,讓我去求二夫人,走太后的門路進宮去。”

林氏一邊吃著菜一邊自顧地說話,“當時他給我的理由是要給桃花班鍍一鍍金,畢竟進過皇宮的戲班子在外頭唱戲能多得不少銀子,也會變得搶手。

我沒多想,就應了,還為此去求二夫人。

那會兒正好飄飄跟老爺鬧別扭,回了娘家,二夫人讓我幫她把飄飄叫回來,因為府里沒銀子了。

我就跟老爺和老夫人說,我爹要給知府大人家里唱戲,為了賺錢。

老爺覺得那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便堅定了要把飄飄叫回來的信心。”

  談氏實在不明白今日林氏是怎么了,怎么一個勁兒地說以前的事。

但她也不插話,就由著林氏說。

難得的是白花顏也沒有鬧,就老老實實地吃飯,認認真真地聽故事。

  林氏喝了一小碗湯,想了想,卻搖了頭,“再后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打從那次回府,我就再也沒有見過爹爹。

聽說他進宮了,專門給太后娘娘唱戲,唱完了戲就出宮,出了宮就離京……”她說到這里笑了起來,“離京離京,離得那叫一個徹底,要不是丫鬟跟我說桃花班住的地方人去院空,我都不知道他已經走了。”

  談氏插嘴問了句:“那后來呢?”

  “后來?”

林氏努力回想,“后來大小姐被人從水牢里救走了,后來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死了。

后來郭家完蛋了,葉家完蛋了,終于,白家也完蛋了。

再后來……”  她沒有說下去,因為沒有辦法說了。

再后來林寒生把白驚鴻交給了歌布國君,歌布國君又把白驚鴻扔到了蘭城和銅城。

據說林寒生占有了白驚鴻,還讓白驚鴻懷了一個家奴的孩子。

  本以為一生都不會有任何交集的林寒生與白驚鴻二人,最后竟是這樣的結果。

傾國傾城的白家大小姐,竟落到了林寒生的手里。

  林氏不知道那種感覺該怎么形容,很惡心,想吐。

她捂著心口干嘔了兩下,嚇壞了談氏。

  林氏卻不再提林寒生的事,她只是看著白花顏,一下一下順著她的頭發。

  “你長得真像大小姐,再過幾年也會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花顏啊,別恨你的姐姐們,不管是大姐姐還是二姐姐,還有三姐四姐,誰都別恨。

白家的孩子過去那么多年都活在無盡的恨意與爭斗中,好不容易解脫出來了,就千萬不要再走回老路。”

  她撐起袖袋,將一個小玩意拿出來,塞到了白花顏手里,“拿著,這是你大姐姐給你的……”
神醫毒妃最新章節http://www.pnzxph.live/shenyidufe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都市逍遙神尊絕美總裁的貼身狂兵極品狂婿都市無敵戰神徐來楚憐心都市戰神兵王徐來都市戰神兵王徐少川葉心雅豪門奶爸徐少川豪門奶爸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